彭水首页>文艺频道>彭水文学>
§当前位置: 彭水首页>文艺频道>彭水文学

流逝在山坡上的时光

发布时间:2021-03-0809:26:39
青竹园那片山坡又青了,梓树又高了,竹林又密了。

中国彭水网◆章中林

青竹园那片山坡又青了,梓树又高了,竹林又密了。但是,水牛不见了,草堆不见了,还有那些曾经奔跑的少年也不知何处去了。倚在高大的梓树下,望着绿意如云的山坡,我恍然又回到了那个快乐而自由的童年。那时,山坡可是我的乐园。

童年的时候,放牛是我们这些皮猴子的专利。学校一放学,太阳还老高,母亲就吆喝着让我去放牛。我呢,早等不及了,抓过牛绳,就和小伙伴们跑到山坡上。偌大一个山坡,坡下溪水潺潺,鱼戏蛙鸣;坡上野花萋萋,草青树伟。一到坡上,我们就把牛绳系在牛脖上,让它们去自由取食。坡上青草蹭蹭往上窜,牛们不到半小时就悠闲地卧在草间回味收获了。对于牛,我们是不用关心的,一般只要在太阳落山前牵回家就是;我们最关心的是有什么乐子。

坡上都是红壤,没有多少肥力,乡亲们开荒都不上这里来,因此它还保持着原始的状态。正因此,野草长得疯,长得狂,长得旺。站在坡上,一举目,到处是它泛滥的身影,就连石头上它也敢挑起烈烈的旗帜。春天,我们最喜欢的就是这热情多得无处发泄的草。我们在草上追逐,在草上斗鸡,在草上斗蛐蛐,在草上做着绿色的梦……

草们不仅给我们送来快乐,还给我们奉上它的珍藏。我们在草地上采野花,挖荠菜,打枸杞头,铲马齿苋……只要留心,哪里都有惊喜在等着我们。那是怎样一段美妙而得意的时光啊。

当然,收获最丰的应属那片竹林了。竹林不大,都是水竹,还散在四五处,满打满算也就一亩地光景吧。父亲喜欢砍些回家编箩筐,做菜豆架,而我们最高兴的是发现它嫩绿的笋芽。春天里,只要有时间到坡上,我都要钻进竹林看一看,找一找。运气好的时候,一次能打一小箩竹笋。有了竹笋,我似乎又看见母亲烧的腊肉炒嫩竹笋了。那肉香和竹香混合着的味道勾人食欲,真的让人念念不忘呢。

坡上的树不多,稀稀疏疏的,也就只有些苦楝和梓树。鸣蝉呢,最喜欢的就是梓树。一到坡上,我们第一个留意的就是鸣蝉——因为它们的吵闹声盖过了我们,这是我们不能忍受的。我们猫着腰蹿到树下,蹭蹭蹭三两个换手就到了树尖尖上。虽然我们比猴子机灵,但是蝉也不呆。它们往往站在树梢上,我们只有眼巴巴望着的份儿。我们还能怎么办呢?用竹竿挑,竹竿还没有到,它就“唧”的一声拍拍屁股溜了。我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它,溜下树,又奔着它落脚的那棵去了。这样的贪婪,会有怎样的结果呢?一次,我想在小伙伴们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能耐,结果从又脆又细的梓树树梢上栽了下来,半个月不能出门。

山坡下就是水田,有些人家就在坡上开出一两处平地做稻场。稻谷被勤快的乡亲搬回了家,只留下了寂寞的稻草。因为乡亲并不缺柴禾,稻草一堆往往就是几年,许多都烂在了稻场上。腐烂的稻草也许是不甘心就这样寂无声息地离开,它们往往会捧出白嫩的蘑菇在风中招摇。每年夏天,我都会采些回家去一饱口福。

冬天,稻场就成了我们的运动场。麻雀在草堆里翻飞觅食,鹁鸪在草堆里谈情说爱,野猫在草堆下觊觎窥探,我们呢,就在草堆里寻找着快乐。看到麻雀钻进了草堆,一拥而上,伸手进去就摸;看到鹁鸪相向和鸣,悄然逼近,想在它们忘情时一手两鸟;看到野猫下腰蹲身,屏息凝视,想着看它如何扑住可怜的麻雀……累了,倦了,我们就躺在草堆上。软软的稻草带着稻香,暖暖的阳光满怀柔情,我们就像躺在舒适的摇篮里,一会儿就睡熟了。等到夕阳把树影拉长,再拉长,我们才揉揉睡眼,懒懒地起身去牵牛回家。

时光如流水,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。草堆没有了,水牛没有了,当年一起嬉戏的少年也都不再年轻。如果岁月可以重来,那么我还是希望回到那个旧日的时光里,到山坡上放牛,到竹林中寻笋,到稻草堆摸鸟……


分享
相关新闻>>

三月三

手机阅读    |    返回首页

日本黄色视频,天天看片,正在播放四川肥熟妇,玩弄肉滚滚的熟妇 网站地图